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穿成反派的豪门前妻_ 20.第二十章-

时间:2021-05-24 18:1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暗香漂浮小说穿成反派的豪门前妻 20.第二十章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豪华奢靡的别墅内, 突然响起痛苦的哀嚎,在漆黑的夜色中,刺耳极了。

    夏祈打人的手法可是从末世里学来的, 知道如何用最小的力气, 造成最大的痛苦,她挑的都是些肉多的地方,疼!却没什么危害, 也不会留下痕迹。

    夏天祥自认是个男子汉, 就该流血不流泪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可是当夏祈一拳又一拳砸下来时,他的大脑里一片空白, 什么男子汉?尊严……全都被他丢到了脑后,只剩下的最真实的痛苦。

    夏父夏母当时正坐在客厅里生着闷气,听到声音,浑身一抖, 脸色都白了, 赶紧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见到‘不孝女’正在殴打他们的宝贝儿子。

    “住手, 夏祈你在做什么?”夏母踩着五厘米的高跟鞋, 速度宛如飞人般的快速跑上楼梯, 脸不红气不喘的将夏天祥扯到自己身后, 愤怒的指责道:“你拿了彩礼,有钱了, 翅膀硬了, 不把我和你爸放在眼里就够了, 现在还会打人了?谁教你的。”

    夏祈耸耸肩, 睁眼说瞎话,表现的异常无辜:“啧!打几下而已,就我这力气,用得着卖惨?”

    浑身疼的直不起身子的夏天祥:“???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夏母虽然偏心儿子,但有些细微的方面,却又偏向女儿,男孩子力气大,人结实,皮厚,被女人打还叫的这么惨,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注意到夏父和夏母怀疑的目光,他喉头一梗,差点撅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打人有多疼自己不懂吗?我身上肯定全都紫了,你这个暴力女,怪不得会被离婚,活该。”夏天祥跳起来指责,顺带猛地掀开自己的毛衣,指着胸口愤愤不平道:“爸你们看,我———”

    夏父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母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少年单薄的身体上,白的仿佛在发光,连个红印子都没有,简直‘啪啪啪’打脸。

    “艹!不对啊!”夏天祥扭曲个脸低头仔细的瞧着,刚刚明明就很疼,不可能没伤口啊!但现在一摸……却不疼了。

    “够了,夏天祥,你把衣服给我放下,像个什么样子?”夏父弥勒佛似的脸蛋一沉,眉头紧皱,“过完年你就十七了,还一天到晚像个小孩似的,也该成熟点了。”

    夏母难得的附和道:“就是,丢不丢人啊!你姐姐打你两下能有多疼,别叫的像杀猪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天祥,“……呵呵!”

    中二期正严重的少年,受不得一点委屈,见眼下这场景,只觉得整个世界好像都背叛了他,气呼呼的跑回房间,将门用力一关,‘膨’的一声巨响,仿佛整个别墅都在震动似的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真是的。”夏母抱怨了一句,撇过头,无意间扫到了夏祈的行李箱,心中猛地一抖,嗓音尖锐道:“你这是要做什么??”

    “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比起夏母的过激反应,夏祈显得非常淡定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我们不就是说你几句吗?三更半夜的,你一个女人想去哪儿啊!”夏母气不打一处来,沉着个脸就开始说教,可不管她说什么,夏祈自佁然不动。

    废话,不走留着听抱怨吗?

    还是一堆洗脑的东西,简直恨不得她为了夏天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。掏空自己去补贴他,就是夏家的好女儿的话。抱歉!她想安安静静的做个人渣。

    最后,不管夏家人如何劝道阻拦,夏祈还是走了。

    她驾驶着黑色奥迪,低调的走入这漫漫长夜中。

    夏父和夏母站在大门的地方,目视着女儿的离去,只觉得心头像是压了什么东西似的?有点沉、有点涩、又有些难以言说的怨气。

    冬日的夜晚,寒气逼人。

    北风呼啸而过,将地上的落叶卷起,打圈儿,飘向不知名的远方。夏母被吹的鼻尖儿通红,冷的她瑟瑟发抖,不知过了多久,她缓缓的转身:“走吧,进屋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夏祈这次的激烈反抗,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冲击,以至于两个人晚上夜不能寐,脑海里总是冒出女儿还小的时候,软软的一团,笑容灿烂。

    而不是像现在一样,浑身充满了尖刺。

    到底……什么是对?又什么是错呢?

    ***

    次日,早晨八点。

    laite身为S市本土首屈一指的大酒店,除了各种舒服的设备外,还会给入住的人们提供免费的自助式早餐,大厨烹饪,海鲜粥咸香开胃,点心香甜可口,再加上琳琅满目的水果和小菜,让人看了就胃口大开。

    魏修然这次来S市,为了避免失眠,特意的将仙人球空运了过来。

    人睡的好,精神自然就充足,连胃口都好了。他拿着房卡到二楼的餐厅吃饭,刚刚踏入里面,就有不少隐晦的目光打量过来。米色的风衣下摆随着他的走动而摇动着,毛衣和牛仔裤搭配更显得腿长,那双漆黑的双眸,在灯光下宛如黑宝石般,穿不透丝毫光亮。

    人都是颜值动物,俊男美女,不管什么时候都会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无视了一名向他示好的女人,魏修然端着东西正想找个位置坐下时,角落里的某个身影,吸引了他的注意,带着怀疑走过去,女人精致的侧脸,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原来……没看错吗?他垂眸想着。

    “哟!又见面了。”夏祈挑挑眉,指着对面的位置,落落大方道:“要坐下一起吃吗?”

    魏修然应了一声‘好’,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后,再才疑惑道:“你不是回家了吗?怎么会在这儿?”他过来没开车,昨天是夏祈送他回酒店的。

    “我离家出走了。”她淡定自若的扔下一个大雷。

    魏修然:“???!!!”仔细的观察,他发现夏祈并没有开玩笑,昨天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翻脸了?他心中有很多疑问,却没有问出口。

    两个人坐在一块儿安静的吃完早餐,期间某人还很绅士的帮忙拿了热牛奶,让夏祈觉得很舒心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问问我?发生了什么吗?”女人歪了歪头,头顶的灯光打下,卷翘漆黑的睫毛在下眼睑的地方落下一小片阴影,精致的五官让人屏息。

    明明是相似的五官,可魏修然却总觉得有什么已经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穿衣风格变了、皮肤白了、气质更好了……不!不是这些东西,而是某些更加深层次的,他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,就像昨夜那欲言又止的话,又像是那一株神奇的仙人掌,明明看起来和普通植物差不多,但实际上却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若说之前的魏修然,只是一时冲动跑了过来,那么这一刻,他的心中突然产生了强烈的期盼,他想知道……夏祈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?

    人生需要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而他已经找到了——至少目前是。

    心中有了某个念头,魏修然整个人都有了精神,就像是之前为了推翻魏家人而奋斗一样,他稳了稳心神,冷静道:“你不说,我又何必去戳你的伤口呢?”

    不是每个人的家庭,都是温暖的。

    比如他,又比如夏祈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,只是家里人强烈的要求我和你复婚,然后去帮衬夏天祥……哦!对了。夏天祥你认识吧?他是我弟弟。”夏祈往椅子上一靠,整个人都懒散起来,避重就轻的开口。

    魏修然思考片刻: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艹,我又不是他的保姆,凭什么要帮他啊?”夏祈耸耸肩,“抱歉,在你面前说了脏话,别介意。”当然,他介意也没办法,反正说都说了。

    光看外貌和气质,她明明就像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,一张嘴,整个人的气场完全反差。

    是和他母亲完全相反的类型。魏修然抿了一口热可可,思维不着边际的发散着,如果是夏祈爱上了某个人的话,应该可以很干脆利落的做下决定吧?不会闹出上一辈的悲剧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理解。”

    魏修然年幼时,听了无数的咒骂与呐喊,夏祈的这句话,没让他感到不适,反而觉得……有点可爱。

    即使夏祈只说了短短几句话,但结合起S市的各种情况,以男人的聪慧,不会猜不出是个什么情况。反正他这辈子不会有孩子,那些人的思维,他大概永远都不会懂了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要回B市吗?”

    “七号才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出去玩吗?”夏祈捂着嘴打了个哈欠,抬眸看向窗外,“天气不错,不如我们凑个伴,去旅游景点看看,免得窝在家里做个咸鱼。”

    魏修然: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,一个末世穿过来,另一个小时候受母亲折磨,少年时忙着学习,长大后又忙着工作,见什么都很新鲜。

    春节景点区人少,夏祈摸出手机,学着视频里的角度拍照,可惜最后依旧拍成死亡角度,若不是两个人的颜值HOLD住,就那两个挤在一团的大饼脸,非得成了搞笑照。

    夏祈不服输,发誓一定要拍一张角度好看的。硬是拉着魏修然到处跑,然并卯……某些东西,看起来简单,学起来……呵!分分钟让你跪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祈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魏修然看不下去了,将手机抢了过来,调整好角度和光线,‘咔嚓’一声,一张美照新鲜出炉。

    “卧槽,你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刚刚你看视频时,我也在旁边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刚是怎么找的角度?快教我。”女人兴奋的凑过去,半个身子靠在男人的身上,幽幽的馨香气息被风带着吹到鼻端,有点甜。

    魏修然不知为何,心跳猛地漏了一拍,他掩饰似的举起手机,“就是这样,上面一点…高一点,光线找好,这角度就可以了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